面朝大海,伴隨著新中國的腳步發展壯大

自然資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60年奮斗足跡之一

作者:記者陳佳邑  來源:中國海洋報   發布時間:2019-11-18 09:18:29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風景如畫的鷺島,創新無限的廈門。

  在游人如織的鼓浪嶼東南對岸,坐落著一個靜邃的大院,大院正門右側的墻面上,鐫刻著12個金色大字——自然資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

  今年普天同慶新中國70華誕,而對于工作在這個大院里的人來說,還有一個屬于他們自己的節日——海洋三所創建60周年。60年一甲子,海洋三所伴隨著共和國奮進的步伐,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如今已發展成為我國海洋事業和海洋強國建設中一支業績斐然的科研勁旅。

  院子里,幾個按年代先后興建的大樓,見證了海洋三所在不同時期的發展變化。近日,記者慕名前往采訪,追尋三所人風雨兼程的足跡,分享他們堅守初心、艱苦創業、奮力創新的豐碩成果。

  在祖國的東海岸萌生

  隔一條馬路,海洋三所的對門兒就是建校近百年的廈門大學。二者并非區位上的巧合,而是具有傳承性的歷史淵源。

  時光追溯到1959年,廈門大學海洋系聚集了一批專注海洋研究的專家教授,后來都成了國內外著名的海洋科學領域的大家。當年11月25日,正值達爾文《物種起源》發表100周年之際,海洋三所的前身——福建省海洋研究所海洋生物研究室在廈門大學生物館成立。首任所長由廈門大學副校長張玉麟擔任,他帶領著21名“元老”邊建設邊科研,主攻海洋生物、海洋地質和海洋化學3個方向。

  1960年,初創團隊牽頭組織13個單位開展了福建省海岸帶綜合調查,先后撰寫出海岸帶水文、底棲生物生態、浮游生物生態、浮游硅藻生態、發光浮游動物及地質地貌等專業和綜合調查報告12篇。同時,針對生產中的重大難題,與廈門鹵化廠合作開展了鹽鹵綜合利用研究,使其生產成本降低了50%,氯化鉀產量提高了1倍,純度達到了95%。

  1962年,福建省海洋研究所易名中科院華東海洋研究所,研究隊伍擴展至150人,新增了“白鷺”號調查船。3年后該所劃歸國家海洋局,更名為國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

  在艱難的困境中兼程

  1966年,成為國家級研究機構的海洋三所,即刻投入到海軍艦艇防污漆研究會戰。他們自行研制的K28漆酚環氧防銹漆經涂刷試驗,取得了3年防污時效。

  不想,正當海洋三所奮力向上之時,“文革”陰云日益擴散,海洋研究幾乎陷入停滯。動亂年代,三所人仍艱難前行,由他們負責研制的“船用光電比色計”“DLS-21型船用海水測氧儀”先后通過有關部門的設計定型鑒定,并投入批量生產。1967年,三所派出20多名科技人員前往海南島參加“05工程”調查,承擔海水聲速、環境噪聲、魚類和海況調查;組織人員參加“全國海水淡化會戰”,成功組裝了“海水電滲析淡化器”,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海島部隊和西北部隊的淡水問題。1970年,愈演愈烈的政治運動分散了大量人力,海洋三所在科研人手嚴重緊缺的困境下,堅持組織實施了“福建晉江古浮至衙口海岸帶地質地貌調查”。同年,抽派9名專業人員,歷時3年,完成了3大洋底部沉積物圖、底部地貌圖和水文氣象圖的全部編繪任務。也是在這一年,三所承擔的從海水中提鈾科研項目獲得初步成功。

  1975年,海洋三所參與開展了東海污染狀況調查;承擔了上海石油化工總廠投產前后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研究工作;完成杭州灣北岸潮間帶生態學基線調查及該廠投產后的環境生物監測任務,開啟了國內開展海岸工程環境影響評估的先河。此外,海洋三所還負責完成了“1524工程海區放射性稀釋因子研究”,通過人工放射性Co-60在海水中的稀釋擴散情況研究該海區對放射性污染的稀釋擴散能力,成為國家海洋局開展類似研究項目“首秀”?!拔母铩焙?,海洋三所抓住機會,于1977年制定了《1978~2000年海洋科技工作規劃》,確定了新的目標任務,即“重點發展海洋生態學和地球化學,開展多學科綜合研究海洋環境的污染,掌握海洋環境質量變化規律,本世紀內在海洋環境科學技術和海水提鈾研究的主要方面接近、趕上、超過世界先進水平”。

  在科學的春天里勃發

  改革開放自沿海而潮起,因海洋而生動。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重大決策,海洋科學研究也迎來了生機勃勃的春天。這年1月,由海洋三所研制的MSTC-1型投放式聲速儀和LSC1-1型環鳴法聲速儀通過定型鑒定,填補了我國拋棄式海洋儀器的空白。4月,三所組織了“文革”十年后的首次技術職稱評定,大大激發了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隨后,三所派出多名科研人員先后參與完成東海沿海水域污染調查、太平洋中部特定海域專題綜合調查等重大任務。1979年,三所新增水文氣象、海洋地質和海洋放射性、海洋綜合技術4個研究室,較大規模拓展了科研領域。

  大霧、強風、暴雪、浮冰……眼前是望不到邊際的蒼茫,腳下是深不可測的未知。然而,遠征極地,一直是中國海洋人的夢想。1984年,海洋三所派出4人參加我國首次南極科考,并將自行研制的“SWX-A型拋棄式溫深計”成功用于首次南大洋調查和南極考察;1999年我國首次北極科考,海洋三所陳立奇研究員擔任考察隊領隊兼首席科學家。

  長期領跑全國的海洋生物多樣性及生態系統保護的“強項”也在這一時期得到了長足發展。1986年12月,海洋三所承擔了“廣東核電站大亞灣海洋生態零點調查”項目,運用當時最先進的技術和理念,通過多學科海洋綜合調查,歷時近十年,獲得了7萬個實測數據,撰寫了40余萬字的成果報告,取得了海洋生態學調查研究實踐多個國內首次,為廣東大亞灣核電站順利運行提供了重要科學依據。

  熱帶海洋動力學、海岸與海底地質環境及海洋聲學與遙感研究,在這一時期也得到蓬勃發展。20世紀80年代,三所在國內首次將有限元法應用于風暴潮研究,有效改變了沿海地區單純使用經驗預報的狀態。90年代,三所運用風場散射計測量海洋上風場的方式反演方法研究,解決了傳統風場反演中存在的風向模糊問題,參與籌建了“國家海洋衛星遙感應用中心”。1991年,由徐洵院士創建的國內第一個海洋生物基因實驗室——國家海洋局海洋生物遺傳資源重點實驗室,在國際上首先完成對蝦桿狀病毒基因組全序列測定,并發現不具備脊椎動物免疫功能的對蝦具有抗病毒基因和蛋白質,被評為“1999年中國基礎研究十大新聞”。

  在“海洋世紀”的新潮中躍升

  歷史跨進了新世紀。21世紀被人們稱為“海洋的世紀”,國際社會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投向了海洋,圍繞海洋資源的競爭日趨激烈。這一時期,海洋三所結合傳統學科優勢,緊緊圍繞國家和地方需求,努力在海洋科技領域取得新的突破,力求新跨越。

  2006年,內地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工沙灘修復工程——廈門觀音山沙灘修復項目啟動,這是海洋三所團隊設計的第一個海灘修復工程項目。根據海洋三所的設計方案,灘面清理、填沙、排水管延伸、建設攔沙堤,經過1年多的整治改造,長1500米的觀音山海灘修復工程竣工,曾經臟亂的沙灘華麗轉身,成為國內規模最大的人工修復沙灘。

  大約在同一時期,廈門五緣灣片區開發工程啟動。海洋三所團隊應邀參與了規劃方案優化設計、環境評估等工作。他們經過大量實地調查和深入論證,大膽地提出對已定稿的片區規劃方案進行調整和優化,保留原始濕地的優化建議方案,被廈門市政府采納。如今的五緣灣已是廈門城市“新客廳”,成為自然生態良好、人文環境優美、人海和諧的典范。

  在深耕優勢項目的同時,海洋三所還積極開拓新領域,特別是在亟待開墾的深海大洋上下求索。2001年,海洋三所在國內率先開始深海生物資源調查,承擔完成“深海生物的分子生物學及其應用研究”。二十年間,海洋三所培養了一支從事深海生物及其遺傳資源研究開發的學術團隊,深海生物資源研究成果頻頻。

  海洋三所海洋生物遺傳資源重點實驗室邵宗澤團隊,歷經十多年,從牙買加到開普敦,再到新加坡,在各類海洋環境中采集樣品,開展多種實驗分析,先后獲得了3000多株類別豐富的石油降解菌,進而首次揭示了細菌“工作”的復雜過程,開發出高效的海洋石油降解菌劑,為海洋生態修復開辟了新途徑。

  2005年,依托海洋三所成立了中國海洋微生物菌種保藏中心,為新型活性物質篩選、工業用極端酶與生物催化劑開發以及污染物生物治理等方面提供重要的深海微生物資源。經過十多年的建設和發展,該中心現有菌株信息2.2萬條,已標準化保藏入庫1.97萬株,并以每年2000株新增菌株的數量迅速擴大著菌種“隊伍”。

  如何讓這些遙不可及的海底資源為人類的生產生活服務,實現海洋生物資源的高值化利用?2009年,借助研發生物肥的契機,由海洋生物遺傳資源重點實驗室曾潤穎研究員領銜的海洋三所深海生物酶課題組,將研究目標鎖定在龍須菜瓊膠寡糖上。2012年他們攻克了所有技術難關,先后研發出海藻寡糖系列化妝品、海洋膠原蛋白肽、防脫發產品等,并與企業對接,成功實現了海洋科技成果的轉化與應用。

  這個時期,海洋三所走向世界海洋舞臺的步伐不斷加快。2011年11月1日,中國在亞太經合組織(APEC)框架下設立的首個海洋合作機制——APEC海洋可持續發展中心揭牌,依托單位就是海洋三所。至今,中心已成功舉辦了5屆APEC藍色經濟論壇,每年一批又一批的APEC經濟體代表及國際一流專家接踵前來交流探討。

  在波瀾壯闊的新時代綻放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國家的海洋事業作出了一系列重要的論述,“建設海洋強國”首次上升為國家重大戰略,新的使命與擔當更加激發了海洋三所人奮勇爭先,勇立海洋科技時代潮頭的決心和意志。

  新時代,海洋三所擁有了第一艘可全球無限區航行的“向陽紅03”科考船,圓了三所幾代人的夢想。該船可原位360度旋轉、可在浮冰區安全航行,搭載了最為先進的大洋科考設備?!跋蜿柤t03”一經交付便大顯身手,2017年執行了中國大洋45航次,2018年執行了中國大洋50航次。兩個航次均由海洋三所牽頭組織實施,取得了多項大洋科考歷史性突破。

  新時代,海洋三所在中北太平洋布放了我國第一套浮標。2019年,三所科研人員搭乘“向陽紅03”船執行“全球變化與海氣相互作用”專項——2019年中北太平洋海洋環境水體綜合調查夏季航次。期間,三所在該海域布放了一套由我國自主研發和管理的多要素綜合深海浮標,既可觀測氣溫、氣壓、風速、風向等常規水文氣象要素,也可實時觀測海洋上層水溫、鹽度、深度等,填補了我國在中北太平洋海洋環境實時監測的空白,為全球氣候變化和海洋環境預報減災提供了數據支撐。

  新時代,海洋三所編著了國內第一部集成各界級海洋生物的種類、分布、主要特征、經濟意義和物種形態圖集研究成果的權威專著。2012年,海洋三所研究員黃宗國和林茂組織我國內地、臺灣和香港44家單位的112位專家編寫出版了《中國海洋物種和圖集》10冊專著,基本摸清了目前我國海洋生物“家底”,確立了我國海洋物種多樣性基線,回答了當前我國已知海洋物種的基本科學問題,為建立國家海洋生物多樣性信息庫和進行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管理提供了重要資料。

  新時代,由海洋三所參與編制的APEC第一份關于海洋可持續發展的綜合性報告正式發布?!秷蟾妗穼PEC區域內海洋可持續發展的現狀及面臨的挑戰進行了全面評述,為亞太海洋合作提供政策建議。2014年8月,APEC第4屆海洋部長會議在廈門舉行,這是中國在海洋領域主辦的最高級別的國際會議。APEC海洋中心在該會的籌備和舉辦過程中做出了積極貢獻。中心以此為契機,不斷加強與APEC各經濟體的交流、聯系與合作,向世界展示了中國的海洋科技實力。

  新時代,海洋三所在廣西潿洲島建立了第一個臨近珊瑚礁區的野外實驗基地。2014年8月,與之相匹配的珊瑚保育實驗室建成并投入使用。實驗室養殖各類造礁珊瑚近100種,礁棲生物30余種,主要用于開展珊瑚養殖技術、造礁珊瑚及礁區關鍵生物的人工繁育技術研究及造礁珊瑚退化機制研究,為珊瑚的保護、管理以及生態修復提供技術支撐。近年來,該實驗室作為開放性合作平臺,承擔了中國-東盟海上合作基金、科技部重點研發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諸多課題研究。如今,海洋三所已經掌握了利用無性繁殖的方式增加珊瑚群體數量的關鍵技術,為珊瑚規?;爱a業化養殖提供了智力支持。

  新時代,海洋三所在全球第一次揭示了北冰洋酸化機制。2017年,中美科學家祁第、陳立奇等聯合在英國《自然氣候變化》雜志上發表《西北冰洋酸化水體快速增大》封面文章,解釋了北冰洋酸化水體快速擴展機理,預測北冰洋酸化水大約2055年將覆蓋整個北冰洋。外媒稱該研究“標志著中國氣候科學研究正在走向成熟,是來自中國第一個具有重要影響的氣候研究之一”。

  新時代,海洋三所在國內第一次系統構建了我國海灘修復養護技術體系。由該所牽頭的“中國海灘修復養護技術與應用”項目榮獲2017年度海洋工程科學技術獎特等獎。以所長蔡鋒領銜的研究團隊集成多年海灘養護經驗和技術,撰寫并出版了《中國海灘養護技術手冊》,成為全國各沿海地區開展海岸保護與修復的重要技術指南之一。

  60年風雨兼程,60年春華秋實。如今的海洋三所已從創建初期的一個簡陋的海洋生物研究室,發展成為國內知名、躋身國際的綜合性海洋研究所。它集深海生物研究與海洋生物資源開發利用、全球變化與區域海洋響應、海洋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保護、應用海洋學等四大領域于一身,不斷地向著海洋科研領域的高地攀登,奮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