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全面提升我國戰略性 礦產資源全球配置能力

2020-06-16 10:11:51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范振林 張萌 馬曉妍 厲里

戰略性礦產資源是國家資源安全的核心和關鍵,對國家經濟、國防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至關重要。近年來,美國、歐盟、英國等相繼發布了關鍵礦產戰略或清單,主要用于解決其經濟和軍事面臨的戰略脆弱性問題。放眼國內,國家重大戰略的實施,急需大量關鍵礦產資源;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未來會有更大的能源與礦產資源需求。但目前,我國許多重要礦產巨大的供需缺口依舊,戰略性礦產資源安全問題仍令人擔憂。統籌國內與國外兩個大局,我國亟待提升戰略性礦產資源的全球化配置能力。

全球戰略性礦產資源供需格局和治理現狀

從國際上看,美國、歐盟、英國等發達國家通常從戰略和關鍵礦產、關鍵材料、戰略材料、關鍵原材料等方面,來界定那些主要對國民經濟發展和國防安全具有戰略性影響的,但供應短缺的(特別是指那些面臨較大供給中斷風險的)礦產資源。美國最新的關鍵礦產清單包括35種礦產,歐盟清單包括27種,英國風險礦產清單包括41種。從國內看,國務院批準發布的《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16年~2020年)》,構建了我國首個官方戰略礦產目錄,列出了24種戰略性礦產,其中包括石油、銅、鐵、鈾等短缺礦產和稀土等優勢礦產。

供需格局正加速調整

礦產開發潛力較大但空間分布不均。從全球來看,2018年大多數戰略性礦產儲采比大于20年,其中石油儲采比在50年~100年,鈷、鋯、鉻、錳、銅、鎳等儲采比在20年~50年;金、銻2種礦產的儲采比低于20年。盡管資源總量較為充足,但空間分布不均:全球一半以上的鈷和鈾儲量集中在剛果(金)和澳大利亞,48%的銅礦儲量集中在智利、澳大利亞、秘魯、贊比亞,63%的鐵礦儲量集中在澳大利亞、巴西、俄羅斯。

礦產地集中但供應格局加快重塑。礦產資源產地集中表現為:資源生產主要集中在部分國家,同時大型礦業公司占有主要生產份額。2018年,煤炭、石油、鐵、銅、鎳等礦產生產集中度分別為70.9%、46.2%、77.2%、53%、62%。各礦種前十名公司分別生產了全球85%的鈾、82%的鐵礦石、64%的鈷、46%的銅和42%的鎳。目前,澳大利亞、南美洲已是全球重要的礦產資源供應地,全球能源格局正加速調整。

亞洲的全球礦產消費中心地位持續攀升。近年來,歐美經濟體礦產資源消費占比逐步下降,中國、印度和東盟等國家的礦產資源消費量隨經濟發展而快速增加,主要非能源礦產消費量已超過歐美。2018年,亞洲新興經濟體的鋼鐵、銅消費量均接近全球的60%,而發達國家的鋼鐵、銅消費量占比分別下降至28%和35%。未來,歐美發達國家戰略性礦產資源消費仍將呈緩慢下降趨勢,而中國則將在一段時期內繼續保持較高需求水平,印度和東盟的消費量也將持續增長。

礦產需求分異、總量緩慢增長且結構分化。從全球來看,主要發達經濟體的礦產資源需求呈現下降趨勢,但隨著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對部分小礦種的需求還會增加。同時,新興經濟體也在加快推進工業化進程,從而拉動了全球戰略性礦產需求的持續增長。目前,我國傳統制造業已陸續進入產能峰值平臺期,對戰略性礦產的需求將維持高位趨穩,但不同礦種的市場需求將出現結構性分化,對石油、銅、鐵礦石、鉻、錳、鎳等大宗礦產的需求總量較大但趨于穩定,對鈷、鈾、鈮等礦產的需求會持續較快增長。

國際海上運輸通道集中但存在安全風險。全球戰略性礦產資源供需分離的格局,導致了大宗礦產需要大規模、長距離、長周期運輸,一般來講海運是最合適的選擇。這也使得國際海上通道的戰略性節點,比如馬六甲海峽、霍爾木茲海峽、蘇伊士運河和波斯灣等成為“咽喉”要道。但是,這些“咽喉”要道由于地理位置特殊,往往容易受到國際經濟、地緣政治、局部沖突等的影響。因此,大宗戰略性礦產資源海路運輸存在較高的安全風險。

治理目標日趨多樣化

不同類別戰略性礦產的全球治理結構差異較大。目前,能源類國際組織架構相對健全,但非能源礦產治理的組織架構尚未形成,主要是政府間礦業論壇、采掘業透明倡議等非政府組織。世界貿易組織、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等對戰略性礦產的全球治理也有重要影響。近年來隨著國際礦業爭端仲裁事件的增加,建立并完善戰略性礦產的國際治理機構顯得較為迫切。

全球治理目標呈現多樣化態勢。目前,全球礦產治理主題十分廣泛,既包括礦產資源主權、保護、貿易和投資等傳統議題,也涵蓋礦產資源開發利用的決策透明、生態安全、人權、腐敗等新議題,同時新議題在全球礦產治理的主導地位逐漸擴大。各國際機構的關注點也存在明顯的差異,比如:世界銀行注重礦業減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注重礦產資源收益分配,非政府機構關注環境、腐敗、社區等問題。全球能源礦產治理關注集中在能源安全、氣候變化及國際能源爭端,特別是全球氣候變化正在成為核心議題。

發展和保護之間存在矛盾。除了少數礦種之外,絕大多數戰略性礦產資源處于共伴生狀態,其開發利用對生態環境造成較大影響。目前,生態環保對戰略性礦產開發利用的約束力進一步增強,發展與保護之間的矛盾凸顯。同時,城市礦產循環利用產生對原生資源的強補充替代效應,可以減緩自然資源消耗速度,有利于維持現有的礦產資源存量。據統計,全世界鋼產量的45%、銅產量的62%、鋁產量的22%、鉛產量的40%、鋅產量的30%、紙制品的35%來自城市礦產的回收利用。

發達國家在市場定價機制中居于主導地位。市場交易規則與定價機制是全球戰略性礦產治理體系的重要環節。發達國家利用期貨交易掌控大宗礦產品定價權和交易規則,比如:美國紐約金屬交易所及洲際交易所交易品種涉及能源、金、銅、鋁等,英國倫敦金屬交易所交易品種涉及石油、銅、鎳、鈷等。同時,發達國家依托金融資本優勢在國際大型礦業公司持股,強化對全球戰略性礦產的控制權。

我國戰略性礦產資源全球治理面臨的制約與挑戰

全球控制力逐步增強,但與大國地位仍不匹配

海外戰略性礦產獲得能力不斷提升。抓住“一帶一路”機遇,實施“走出去”戰略以來,我國礦業海外投資項目已遍布全球,擁有海外油氣項目200多個、非油氣礦山項目300多個,涉及金、銅、鐵礦石、鈾、鎳等多種戰略性礦產。同時,擁有石油權益產量1.6億噸,相當于國內產量的85%;鐵礦石權益產量接近2億噸,相當于國內產量的40%以上;銅礦權益產量為110多萬噸,占全球產量的5%,相當于國內產量的70%等。

全球控制力與歐美國家存在差距。美、英等國通過經濟、政治、軍事等多種手段,對油氣、鐵銅鋁等大宗礦產和戰略性新興礦產的開發、生產、貿易、市場、消費等全流程利益鏈條進行干預、占有或控制,影響全球大宗礦產的定價走勢和經濟格局。相對而言,我國海外權益比重較低,話語權和影響力還有限,與我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全球最大的礦產資源生產國和消費國地位不相稱、不對等。

海外供應通道安全保障能力亟待增強。我國是世界礦產進口第一大國,許多戰略性礦產進口運輸通道途經地緣政治敏感地區或戰略要沖。美國先后實施“亞太再平衡”“非洲新戰略”和“印太戰略”,加劇了我國海運通道的安全風險。

資源民族主義抬頭加劇海外供給風險。當下,資源民族主義以新形式重新抬頭,控制外商礦業投資自由度是其主要表現形式。一些西方國家利用資源國有化、提高特許使用費、資格審查、企業社會責任、土著人權利、生物多樣性、環境保護、收益公平等手段,阻撓已達成的生產或貿易協議,干擾項目建設和生產經營活動,致使我國海外投資風險增加,權益受到侵犯。

全球治理話語權有所提升,但仍面臨挑戰

我國在提升全球治理話語權上取得積極進展。近年來,我國主動參與全球礦產治理體系變革并積極發揮引領作用,展現出負責任大國的作為與擔當;主動落實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和可持續發展議程,加入聯合國涉礦組織和公約,參與礦產資源領域的全球治理倡議,發布《中國對外礦業投資社會責任指引》;積極參加南非國際礦業大會、加拿大勘探與開發者協會年會、國際能源論壇等全球大型礦業論壇,并將礦產治理議題納入“一帶一路”國際高峰論壇和中國國際礦業大會議程等。

美歐等強化針對中國戰略性礦產的控制。美歐為強化對中國發展的戰略性遏制,相繼更新或建立了關鍵礦產目錄。比如:歐盟43種重要礦產中,30種礦產的第一大生產國是中國。美國關鍵礦產清單中所列的礦產資源,有57%以上需從中國進口;在35種礦產資源中,從中國進口約有20種;14 種100% 需要進口的礦種中,從中國進口的有8種。同時,采取“沖突礦產”“能源資源治理倡議”等措施與我國競爭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所需的鈮、鉻、鋰、鋯等,以及新能源所需的石墨、鋰、鈷、釩等。

我國尚待推動供給安全保障措施實施。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和聯合國環保署將戰略性礦產開發利用保護提高到戰略高度。我國亟待揭示戰略性礦產需求、供給、生態、循環、管理等基本規律,細化覆蓋權益維護、勘查開采、技術研發、利用保護、國際貿易、海外供應等全過程應對策略。

我國如何提升戰略性礦產資源全球配置力 

提升戰略性礦產全球控制力與話語權,要基于我國基本國情、資源和市場趨勢,按照“堅守底線、主動作為、分類施策、系統發力”的基本思路,研究戰略性礦產的權益維護、地緣政治、供需能力和產業發展。

盡快制定并積極實施戰略性礦產安全戰略

將戰略性礦產安全問題納入國家安全戰略,加強自然資源、發展改革委、財政、外交、國防等部門的統籌協調,增強安全供給和保障能力;建立涵蓋戰略性礦產勘查、開采、冶煉、加工、利用、回收、儲備和市場的全產業鏈技術體系、產業體系和政策支撐體系;研制戰略性礦產安全應急預案,定期開展安全和績效評估。

健全完善戰略性礦產儲備與清單管理制度

擴大儲備品種和規模,建立以核心產品儲備為主、產能產地儲備為輔的戰略性礦產資源儲備體系;著重加強鈮、鉭、鈹、錸、鋯、鈷等國防軍工產業和鋰、鎵、鍺、銦、螢石、高純石英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所需資源儲備;適度開展產能產地儲備,保障國內資源穩定和可持續供給;建立健全戰略性礦產目錄管理制度,動態制定和及時發布我國戰略性礦產清單目錄,研究制定實施目錄清單的配套政策措施,定期開展價值核算、安全評估和監測預警。

提升我國戰略性礦產全球治理話語權

加入對接拓展戰略性礦產全球治理機制,在制定全球治理規則、創新治理工具上發揮更大作用;加強礦產國際人才培養,支持國內礦企進入各類國際礦產行業組織,適時發起礦產領域的新主張、新議題、新倡議;積極參與國際礦業仲裁和礦業企業社會責任建設,從規則“接受者”向“制定者”轉變。

(作者單位:中國自然資源經濟研究院)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關鍵詞: 礦產資源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1028287號-4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冬天来了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贵州快3三不同 浙江11选五怎么玩 互联网金融产品有哪些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直 湖南快乐十分组选三走势图表 江西时时彩三星选好 广西11选5彩票在线购买 江西快三开奖最新结果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8年 上海时时乐开奖控